/「用户中心」/「帮助」
浙江在线  >  江山新闻网  >  人文江山
母爱似海

来源:江山新闻网    作者:徐荣华    时间:2019-03-13 09:51:25    「我要银河手机注册

  70多岁的母亲,依然习惯待在乡下村庄,种着一小块自留地,为的是周末儿女来时能收到绿色的回礼。

  母亲娘家原本是城里大户人家,可在她出生时家里已败落了,嫁给父亲以前她连农村长什么样也不知道。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实行后,家里没有壮劳动力,全靠母亲撑起一个家。从一个大小姐硬是成长为农村的行家里手,其间吃了多少苦只有她自己知道。那时,我们兄妹4人还只是些半大孩子。一到农忙时节,像担麦打稻、耕田耙地的体力活,母亲从不舍得让我们干。

  每到农忙抢收抢种时,村里家家户户都忙着播种、收割。实在没办法时,母亲便会让我们兄妹去和别人家换工。所谓换工,就是让我们帮别人干些放牛、掰玉米的轻松活,再请别人家的壮劳力帮忙耕田耙地。老家地处丘陵,交通不便,大部分庄稼的收割,都得靠最原始的肩挑背扛。特别是夏天收小麦,那沉重的麦担挑上肩,只几个来回,肩膀便会被磨破。尽管我挑的麦捆子小,母亲还是心疼我,总是先把自己的担子挑回家,再赶到半路接我。多少次目送母亲远去的背影,那时的我早已分不清楚,脸上流淌着的是泪还是汗。

  庄稼人晴天、雨天都不闲住。栽红薯,是要在雨天完成的活儿,需戴斗笠、披蓑衣、穿雨鞋,还得弯腰提篮,手拿红薯蔓。父亲不在家的雨天,我会提上篮子,在滴滴答答的雨声里,跟着母亲弯腰栽红薯。若遇到连绵不绝的梅雨天,勤劳的母亲,常心不在焉地坐在家门口纳鞋底。只有我知道,她心里记挂着的,不是田里的稻,就是地里的禾。

  绕家而过的须江水,波澜不惊地奔流着,时光在不知不觉中飞逝。曾满头青丝的母亲,悄然迈进70岁的门槛。每次回家,看着母亲越来越密的白发、越来越深的皱纹,便一阵阵心痛。

  在外打工时,每到逢年过节,母亲便成了我心中最深的牵挂。每次回家,总不忘向她询问田间的农事、邻里的琐事。如今的母亲,依然守着老屋种地。尽管家里粮食满仓,她依然勤恳,陪伴她的,是哺育了我们成长的土地,和曾给了我们无限希望的村庄。

  多年来,总觉得亏欠母亲太多,母爱之重,无法用语言诠释。透过岁月的沧桑,看着母亲年复一年地忙碌,而我,只能默默地陪她一天天地变老。我知道,母亲心里的盼望,脸上的落寞,只有儿孙们回家济济一堂时才能得到慰藉。

  时光无言,岁月静好,唯有深不见底的母爱,漫过天涯,绕过海角,温暖着我的灵魂。

温馨提示:凡注明“来源:江山新闻网”均系江山新闻网原创作品,转载时敬请注明“来源江山新闻网及作者姓名”。
标签:
「编辑:余明明   责任编辑:余明明」
www.js-news.cn 第一时间发出权威声音
一度时评
「再加一度」
影像江山
「精彩上传更多..」
江山新闻网版权所有 © 2010-2013 | 关于本站 | 广告服务 | 联系方式 | 诚聘英才 | 法律声明 | 在线银河手机注册 | 网站地图 | 新闻道德举报中心 |